设为主页

综合信息>正文

负面清单“由外及内” 外商投资改革“自浅入深”

经济日报  2018/11/2

 

  改革开放以来很长一段时间,外商投资在我国采用的主要是逐案审批制度,不论是鼓励类还是限制类的外资企业,要进入国内投资经营都需要政府相关主管部门审批。这些审批不仅需要提交大量材料,也需要消耗较长时间逐项审查。这成为外商投资国内市场反映较多的问题。

  2013年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后,开始推动实施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改革。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此前表示,当年在上海自贸试验区里引进了首张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这个制度引进后,绝大部分的外资企业是通过备案设立,不需要审批。企业在网络上提交备案的一些材料,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备案了”。

  2015年成立的广东、福建、天津自贸试验区也先后实施了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制度。2016年9月,我国在总结几个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的改革经验基础上,形成了比较成熟、可以在全国推广的经验做法。负面清单的概念也逐渐从对外投资协定谈判引入到国内经济治理。在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中,对国企、民企、外资等各类市场主体,是同等待遇,清单之外的都可以依法平等进入。改革后,行政审批减少,企业负担减轻,市场活力释放,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有效发挥。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负面清单不是简单的“由正转负”,并非把原来的鼓励类、允许类去掉,把禁止类和限制类合并起来,而是要对各行业各门类进行重新分析评估,尽量缩短清单条目,放宽市场准入门槛。

  2016年9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外资企业法》等4部法律的决定。这为我国对外商投资全面实行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奠定了法律基础,是外商投资管理体制的一次重大变革。根据决定,《外资企业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等4部法律中分别增加一条规定:对不涉及国家规定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将相关审批事项改为备案管理;国家规定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由国务院发布或者批准发布。这次修法表明,我国在自贸试验区试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取得很好的成效,该模式得到了市场的检验,被市场主体所认可。

  此后,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开始在全国推广实施。商务部门将逐案审批改为“备案为主,审批为辅”,备案的时间与审批制相比,由20个工作日减少到3个工作日内,备案的企业数占到外资企业总数的97%以上。

随着负面清单机制的建立,负面清单的长度和内涵也在不断变化。以上海自贸试验区为例,其外商投资负面清单长度已从190条缩短到如今的45条,这也折射出中国坚定不移推进对外开放的决心。

  2018年新公布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更呈现出对外开放领域更宽、透明度和规范度提升、国际化水平进一步提高等特点。全国版的负面清单在金融、基础设施、交通运输等多个领域推出了开放举措,限制措施缩减了近四分之一,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进一步在文化、资源、种业、电信等领域进行压力测试。同时,负面清单还列明了股权要求、高管要求等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各地区各部门不得专门针对外商投资准入进行限制,一律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进行管理。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教授桑百川表示,得益于缩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长度等持续扩大对外开放的务实举措,世界各国企业看到了中国投资环境的改善和良好的发展前景,也提升了投资中国的意愿。

热点推荐

新闻排行

  • 中国中车斩获最大单出口发达国家地铁项目
  • 重庆大数据产业技术创新联盟成立
  • 2016丝博会暨第二十届西洽会闭幕 “一带一路”沿线地区10.5万客商参会
  • 湖南新增7家省级高新区
  • 辽宁省内近百家企业参加泰国投资推介会
  • 青海省建成三个国家级出口基地加快外向型经济发展
  • 江西省再添4个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 成都市政府、中国国际航空股份公司、省机场集团签署合作备忘录
  • 习近平同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共同出席中沙延布炼厂投产启动仪式
  • 四川省分别与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